章节目录 9-10(1 / 2)

作品:《魔爱

☆、(14鲜币)第九章勇者的末日(1)

第九章勇者的末日

幽黑的大厅,丝缇娜与其他三名魔族从辛塞达传送过来,她望着陌生的建筑,内心不由得苦笑一番。一会儿,大厅另一个入口传来脚步声,往声音的方向一看,那人居然是路尼奇。

路尼奇牵起蕾的右手,轻轻一吻。

「辛苦您的到来,辛塞达帝国第一公主──蕾依雅公主。」

「路尼奇伯爵,您太客气了。」

丝缇娜顺势将手轻放在路尼奇的手臂上,一边让他带领着自己,一边说着闲话。

「说起来还真有些失礼,公主您可是四大国家当中,最後一位到达的人呢。」

「是吗?那还真抱歉,我有耽误了你们的时间?」丝缇娜有些紧张问。

「没这回事,只要您有出现在这,就算是辛塞达帝国有履行这个条件。」

「那就好,不然我就白来了。」丝缇娜松了口气,微笑道。

「话说回来,当年您以辛塞达帝国第一公主克莉丝蒂的影身份,让我抓来献给陛下的情形,我还记得一清二楚。而现在,您以辛塞达帝国第一公主蕾依雅这个假身份来到这,不知辛塞达帝国是没将魔王陛下放在眼里,还是有另一个y谋呢?」

「呵,伯爵大人,您似乎误会了一件事。」丝缇娜轻轻一笑。「说起来,这事让我讶异很久,也让我非常感谢魔王。」

「喔?」路尼奇非常感兴趣的看着丝缇娜。

「当初我确实是想请求现任辛塞达国王,以假公主身份来履行魔王所开出来的条件。但是我父亲,也就是现任辛塞达国王不愿我去冒险,在我及众大臣的追问下,被迫说出隐藏二十几年的真相。

「所以说,如果不是凡洛斯下这道夸张的命令,或许我还不知道我身上流有货真价实皇室血统,还以为自己是个拥有勇者身份,却什麽都不是的平民,您说是不是?」

路尼奇理解的点了点头,「这麽说起来,当初我也没抓错人罗!只是在当时没被承认身份的小公主,对吧!蕾依雅公主?」

「是的,您说的没错。」丝缇娜微笑道。

「那麽,蕾依雅这个名子是您回归皇室的真正名子?」

丝缇娜带着意味深重的笑容看着路尼奇,轻喃道:「您……忘了这名子?」

路尼奇愣了一下,和蔼笑道:「公主,您真会开玩笑,打从认识您开始,我只知道您拥有两种名子,这个名子,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呢。」

「是吗?」丝缇娜笑了笑,「看来会记得这名子,只剩下他了吧!」

路尼奇虽然不记得这个名子,但内心深处却非常在意这个名子。

也许……他得去调查这名子才行。

路尼奇将丝缇娜送到一间房间後,也交待了一些事情,就交给侍卫看守门口,放任她一人在房间活动。

丝缇娜拖着蓬松的裙子,望着眼前非常熟悉的房间,不禁苦笑出来。

路尼奇到底是好还是坏?

居然将她安置在圣剑断裂的房间,还有被克莉丝蒂强迫喝下堕胎药……

唉,这里真是不好的回忆。

这时,一声细小的「耶」声,吸引了她的注意,转身一看,被她取名为「琊」的魔兽,竟然出现在这房间,令丝缇娜抱着琊的身体,温柔的磨蹭它那柔软的毛,也在开心时抱着琊转圈圈,同时发现──

「咦?琊变胖变重了耶!在这里有吃的饱饱哟!」

这让原本「耶」声叫的琊,忍不住发出「呼噜噜」声,彷佛在说着,他也不是有意要吃这麽胖嘛。

丝缇娜微笑的mm琊的头,才将它放在床上,她看着外面的月亮的高度,大约推算时间後,她对琊做了安静的动作,在它面前的轻声说:

「琊,对不起,这麽久才见到面,却又得再次分离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很想看看我的孩子,可惜……应该没机会了。」

丝缇娜露出哀伤的笑容,见琊也难过的鸣叫,她赶紧安抚它的情绪,微笑道:「别难过,我的孩子再怎麽说也有魔王的血统,他会回到这个地方,假如我不在了,我希望琊可以帮我看着那孩子,好吗?」

琊很犹豫的盯着丝缇娜看,瞧她哀求的模样,让琊勉为其难的同意她的请求,这才让她开心的抱了抱它。

将事情交待完後,丝缇娜优雅的走到门前,将门用力打开,守在门口的两位侍卫看见她打算出房门的样子,连忙制止她。

「对不起,请公主您回房。」

「我想见魔王。」

「抱歉,今天陛下没有打算来公主这里,请您明天等待陛下吧!」

「这麽说,他很忙罗?」

丝缇娜心里也大概知道他在做什麽,她是最後一位到达的公主,那麽前三国的公主也早已送来这了,那麽,男人跟女人会有什麽样的发展,她可是清楚的很。

只是想到这,心就忍不住刺痛起来……

待卫没有多说些什麽话,强硬的想压她回房,却被一道道冰冷的硬物打到颈子,痛的晕倒在地。

丝缇娜轻拍打着双手,看着倒地的两位待卫,露出抱歉的表情後,马上撩起裙摆,往她心中所感受到,最浓最强大的暗之气息。

不知跑了多久,也不知转了多少个角,终於在最後一道宽广的长廊走道,找到了通往魔王王座的唯一道路。

随着越来越接近大门口,她像是踏进魔王禁忌般的领域界线。

魔压如巨大的潮水,压得几乎令她无法喘气,逼不得已,她握紧红宝石项链,招出一些圣之防护来抵挡魔王那毫无压抑的魔压。

这一招,招来了路尼奇的到来,也招来了巴尔拉。

巴尔拉脸色难堪的挡在丝缇娜的面前,他身後就是开启大门的入口,而路尼奇则站在丝缇娜的身後,以防她以退为进。

「丝缇娜……请你回房吧……」

巴尔拉忧郁的凝视着有些疲倦的丝缇娜,似乎不愿意让她见到里面的情形。

「抱歉,我已经没有时间了,我得见凡洛斯。」

丝缇娜踏进几步,巴尔拉马上张手挡住她。

「他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人了,我……我求你,忍到明天好吗?明天一定可以见你的,我求你别现在见他……」

丝缇娜看着巴尔拉那痛苦的眼神,她轻轻叹了气,微笑道:「我知道他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人,但时间……已不容许我再等下去了,巴尔拉,请你让开!」

巴尔拉还想说些什麽,路尼奇比他先开口道:「让她去了吧!她是下了决心想见陛下,我们阻止不了她的,就让她去吧。」

巴尔拉无力了放下手,让丝缇娜自己亲手推开大门。

一声声的妖媚叫声,从门缝宣泄出来,当中所映入眼中的景象,让丝缇娜当场僵在原地,手也没办法再用力推。

克莉丝蒂全裸的身躯,疯狂的骑在凡洛斯身上,狂乱的交合,y乱的呻吟,丝缇娜缓缓的闭上双眼,久久不能呼吸。

时间犹如停滞似,男与女所发出来的声音,刹那间,模糊了。

她听不见巴尔拉在她耳旁安慰的话语,却清楚的听见自己心发出裂开的声音。

看来,她还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画面。

她放开紧紧贴着大门的双手,慢慢的後退,她望向那正露出非常同情的两人,才惊觉到自己脸颊的湿意。

她哭了?

到了最後,她还是哭了。

轻轻擦拭掉脸上的泪水,丝缇娜脸上泛起一丝无奈的微笑。

她知道,就算有这样的情形,她还是要执行那个办法。

就算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,也不值得她这麽做,她还是要执行那个办法。

所以,她得撑下去……

这时,克莉丝蒂一脸疲倦,却又充满依依不舍的开起大门,意外发现想杀的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,她故意露出被凡洛斯疼爱过的痕迹,还一脸讶异道:「哟,你在这啊?」

丝缇娜看着克莉丝蒂,微笑道:「嗯,是呀。」

「你要是想要找陛下疼爱的话,可能没办法了,我太令他满意了,他现在不想碰任何一个女人,你看,看我这身子,陛下都将他的j力花在我身上,你可别妄想他会碰你呢!」

丝缇娜望着克莉丝蒂几乎全裸的身子,微微一笑,「就算他想碰我,我也没办法让他碰了。」

「你这话是什麽意思?」

☆、(14鲜币)第九章勇者的末日(2)

克莉丝蒂不悦的瞪着丝缇娜,她可恨死她那无所谓的态度和表情!

「没什麽。」丝缇娜缓缓垂下眼帘,「只是想说,我一直对你感到很抱歉。」

「哼,抱歉?你少假惺惺了!」克莉丝蒂打了口呵欠。「算了,不跟你说了,我要去休息了,等我恢复体力,明天我一定跟你们抢和陛下的交合。」

丝缇娜沉默不语的看着克莉丝蒂慢步离去,突然间,她转身盯着她,从头打量到尾後,快速走到她面前。

「你这身打扮是怎麽回事?这不是辛塞达帝国第一公主的打扮?怎麽会穿在你身上!」

克莉丝蒂想伸手触碰丝缇娜的衣服时,被丝缇娜所招出的圣之防护给弹开了手,克莉丝蒂吃痛的m着手,还很困惑的盯着她不放。

「对不起,我忘了将圣之防护撤销,不过……那也无所谓了。」

丝缇娜消掉圣之防护後,继续道:「我会有这样的打扮,全拜你所赐。」

「我?」克莉丝蒂眯了眯眼,对丝缇娜的话涌起一丝怒意。

「辛塞达帝国由於没有一名公主符合魔王所提出的条件,我只好代表辛塞达帝国来充当公主,只是没想到……」

「没想到?」

「我也是拥有皇室血统的公主。」

丝缇娜望着克莉丝蒂那讶异的表情,无奈道:「虽然我没符合处女这一项目,不过,至少我为魔王产下一子……这勉强算合格吧?」

「你!」克莉丝蒂气的想甩丝缇娜一个巴掌,马上被巴尔拉制止。

「够了!」巴尔拉冷冷警告着克莉丝蒂。

「你怎麽可能会拥有皇室血统?你明明就是平民!」克莉丝蒂甩开巴尔拉的手,怒道。

「是啊……我也是这麽认为,但是我的父亲,史密斯亲口保证下,我才知道自己拥有皇室血统。」

「史密斯叔叔的保证?不可能!他明明就没有小孩!」

「克莉丝蒂,假如我父亲有小孩的消息曝光了,你是不是就会暗地杀了他?」

丝缇娜平淡的语气中,透露出她对克莉丝蒂亲手弑杀亲人的怒意。

「我……我才不会出手呢!」克莉丝蒂有些心虚道。

「假如那天我父亲向你谈判的时候,没有巴尔拉先生在场,那麽,我父亲是不是也被你杀了?」

克莉丝蒂说不过丝缇娜,恼羞成怒吼着:「是又如何?你又不能对我怎麽样!」

丝缇娜轻摇着头,转过身不再看着她。

「是的,我不会对你怎麽样,我只希望你不要阻碍我想做的事。」

语毕,丝缇娜推开大门,轻巧走进里面後,一声剧烈声响,大门再度关起,克莉丝蒂的怒吼声也跟着隔绝。

她看着有些慵懒坐在王座的男人,脸上不禁泛起一丝笑容,缓缓走向王座面前。

「你打扮起来还挺美的。」懒洋洋的嗓音,凡洛斯大方的赞美j心打扮的丝缇娜。

「谢谢。」丝缇娜优雅的行礼。「你刚才似乎也过的很爽快。」

「嗯,还不赖。」凡洛斯也没避嫌刚才与克莉丝蒂之间的交合。

「既然如此……我可以开始执行勇者的任务吗?」

丝缇娜柔美的笑容,让凡洛斯也笑了。

「当然可以,随时欢迎你执行。」

「那麽……」丝缇娜解下红宝石项链,一边微笑,一边招唤圣剑。

「我以圣剑蕾依雅之名义,向初代魔王雷格提出死斗!」

凡洛斯收起了笑容,冷冽的眼神,直视着手持圣剑的丝缇娜,「你知道圣剑真正的名子?也知道现在的我是雷格?」

「我当然知道。」

「是蕾……她告诉你?」勾起遥远的回忆,雷格缓缓问道。

「这个嘛,我想结束这一切,你要是想知道真相,请以死斗的方式逼我说出口吧!」

丝缇娜轻轻一笑,便认真举起圣剑,对准雷格的心窝。

「你似乎很肯定你不会输嘛。」

雷格伸出右手招唤出一把与圣剑一模一样,颜色却是黑色的魔剑。

「你忘了我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个剑术高手?」

「我知道。」丝缇娜垂下眼帘看着手中的圣剑。「因为他也教导过我的剑术。」

「那样的话,我就不能对你放水了。」

语毕,雷格以迅雷不及速度,向丝缇娜展开第一波攻击。

刀刃相触的锐利声,面对雷格的攻击,丝缇娜虽有些反应不及,但她还是适时做出格挡。

短短几分钟,原本布置简单富有美感的摆设,全被这chu暴的两人毁的差不多。

互相厮杀的两人,挥舞手中的剑,闪避致命的攻击,快速的反击,彷佛跳起激烈的舞蹈。

那是以生命作为赌注的舞蹈,为了终结这漫长的诅咒。

但是,两人打斗的时间越长,就对丝缇娜越不利。

身穿着正式的公主礼服,沉重的女装,撇开身上那零碎的钻石和宝石饰品,她还得一边做攻击反击,保持优雅不慌乱的动作,这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办到的事。

雷格冷笑一声,挥下一刀足以致命的一斩,同时招唤出阻隔魔法,阻断丝缇娜欲想後退的想法,使得她硬生生接下那可怕的斩击,承受雷格所掺杂的暗之攻击。

汗水缓缓的从她额头滑落,她正努力与雷格比试力气,但天生的力量不足,让她一步步往後退,如果她再不改变这样的现况,那麽她……

「小勇者,」雷格浅浅的笑容,让丝缇娜有些发愣的瞪着他。「照这样下去,你会死唷。」

残酷的话语,伴随着无法招架的强大力量,丝缇娜尖叫一声,手中的圣剑被震开了手,甩离十步之远,而她,被无形的力量压制在圆柱上,动弹不得。

「看来是我赢了。」

雷格慢条斯理的走到丝缇娜的面前,看着她惨白欲昏的脸庞,他忍不住嘲笑道:「这次的勇者还真不是普通的弱。」

丝缇娜疲累的睁开眼,嘴畔扯出一丝轻笑:「如果我太强的话,你就没办法知道真相。」

「都快死了,还可以说出这种话,该说你不怕死,还是有什麽打算?」

雷格chu鲁的扣住丝缇娜的下颚,故意贴近她面前。

「你如何得知蕾依雅这个名子?说的好,我可以免你一死。」

丝缇娜眼神充满眷恋,深深的凝视这拥有凡洛斯脸庞的雷格,直到雷格再一次用力掐着下颚的痛楚,她才收起眷恋的神情,露出恶作剧的微笑。

「嘿嘿,你这个魔王真笨耶!这又不是什麽秘密,只要认真去调查圣剑的来源及你的事情,任谁也有办法知道。」

「不是圣剑亲口告诉你?」

「笨魔王,圣剑怎麽可能会亲口告诉我?它只是一把剑,怎麽可能会说话?你还真得不是普通的笨!」

雷格眯起双眼,想从丝缇娜的眼神探出真相,半晌,他也笑了。

「很好,小勇者,你既然不告诉我真相又输了我,以死斗的规则来算,你该付出生命的代价了。」

丝缇娜温柔望着雷格,微笑道:「我很乐意付出生命的代价。」

「现在有什麽遗言想说?」

丝缇娜看着雷格那倒映自己影像的眼眸,她绽放最幸福的笑容,轻声的说:

「我只希望……你能过的好……就很好了。」

「就这样?」雷格微笑道:「真有趣的遗言,放心!我会过的比现在还要更好,等你死後,我会很期待下一代勇者能够击败我。」

雷格将剑的尖端抵住丝缇娜的心脏,像在瞄准似的拉开距离,让丝缇娜抓紧机会说出犹如生命誓言,同时启动身为末代勇者的最後任务。

「从哪里开始,就从哪里结束,失去的生命是换取另一个生命的延续,以圣剑作为见证,永恒的诅咒将会由我结束,冰冷的利刃将随着我生命流逝而毁灭,此後,这世上将永远失去圣剑及勇者的存在!」

在丝缇娜说完她的誓言,圣剑发出犹如白昼般耀眼的光芒,将宁静的黑夜驱散,彷佛此刻就是白天。

那样的变化,就连遥远的辛塞达帝国首都罗兰葛尔,都能看见那道神圣的光芒。

雷格瞪大着眼,在拉不及收回手中的剑,用力一刺,锐利的剑身刺进柔软的身体,瞬间,鲜血喷到雷格的脸庞,也喷到丝缇娜的脸庞。

象徵勇者身份,更能斩杀魔王的圣剑,再一次破裂粉碎,甚至粉碎到令人看不见所谓的残骸到底在哪里,便被无情的风吹散,消失在空气中。

消失的神圣光芒,不管是人类,还是魔族,或者是魔物、动物,每个只要是活着的生物,都在圣剑破碎的瞬间,产生犹如丧失挚爱的剧烈心痛。

这次,已经没有人可以解救她了。

☆、(15鲜币)第九章勇者的末日(3)

此刻,时间彷佛停止了。

她清楚的看见雷格的表情,透露出他最真实的心情,是恐惧,是後悔,是不舍,更是难过。

无法控制的泪水从眼中涌出,丝缇娜眨了眨充满泪水的双眼。

她看见了眼眶泛红的雷格……不,应该说是凡洛斯,她好想为他擦掉眼角的泪水,但是手怎麽样也没法举起,她只好无力扯出一丝笑容,希望能顶替不能拭掉泪水的遗憾。

她很开心。

因为凡洛斯摆脱雷格的控制了。

这时,大门被人用力撞开,她听见了巴尔拉所发出的惊呼声,也听见了克莉丝蒂刺耳笑声,她不由得叹气,现在的她g本没办法去思考自己的死亡带给他们什麽样的感觉,她不在乎,已经不在乎了。

但是,她却在这个时候,听见了一名陌生的少年对她发出哀伤呼喊。

那声音,听起来是多麽凄惨、可怜,几乎令她心碎到了极点,如果可以,她好希望能够安抚声音的主人,恳求他别再发出现麽痛苦的声音了。

也因为这个呼喊,使原本逼迫着自己想安心死去,却无法马上直接死去的她,勉强打起j神望向那个人。

丝缇娜看着年约十四岁的少年,身上穿着与这个世界不太相同的服装,他那因哭泣而有些丑丑,却没有影响太多与凡洛斯极度相似的面容,她知道,他就是拥有魔王及勇者血统的儿子。

虽然不知道儿子到底是怎麽样在这麽短的时间长大成人,看他那一身良好的体格,还有身上自然散发出的王者气息,对她即将死去的人来说,已经是最大的欣慰了。

想到这,她眼里的泪水更加泛滥。

极速流失的鲜血,让丝缇娜觉得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渐渐模糊,声音如耳鸣般的鸣叫。

她听不清楚其他人的话,也听不清楚儿子那非常着急的吼叫声,她只能保持着脸上的笑容,希望他们别为她难过。

只是,她觉得非常惋惜。

她好想跟儿子还有凡洛斯好好聊一聊,好想好想,但她非常明白自己所残留的时间不多了,所以她要将存在心里很久,早已决定好的名子,告诉那还不知自己名子的儿子。

至少对她来说,那是必须说出来的话,否则那名子没说出口,他将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所为他命名的名子──桑瑟斯。

所以她努力发出连她也不晓得是否有发出声的声音,一字一字的说出她想说出的话,直到她确确实实听见儿子重复自己最後说出口的名子,彻底了结自己的遗憾,沉重的睡意快速侵入她的意识,便带着安祥的笑容,慢慢的……闭上双眼。

每个人非常识相的沉默不语,看着凡洛斯将丝缇娜逐渐冰冷的身躯从圆柱上抱了下来,除了呼吸声外,他们不敢发出任何一个声音。

因为,凡洛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,比以往更加巨大,足以让他们紧咬着牙,用尽全力默默承受失控的魔压。

他们害怕自己一出声,将会以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永久的解脱。

这时,唯一一个勇敢出声的人,打破了这个几乎令人喘不过气的可怕魔压。

「爸爸,我知道你很难过,但是,请你别再给大家压力了!」

刚得到名子的桑瑟斯流着哀伤的泪水,对着紧紧抱着丝缇娜的身躯不放的凡洛斯说道。

凡洛斯瞥了桑瑟斯一眼,缓缓道:「你身上有j灵王的气息,是他将你送来的吧。」

「是的,确实是忍叔叔送我来的……因为我感应到妈妈的圣之气息消失,才请忍叔叔送我回来的。」

「j灵王……还有办法救她吗?」

桑瑟斯低下头,哽咽道:「忍叔叔有说这已经超出他所能帮的程度,他不能再干涉这个世界了。」

凡洛斯没有回话,他默默的替丝缇娜m擦拭着,那布满泪水及鲜血的苍白脸颊。

从他亲手将剑刺进丝缇娜的心脏那一刻起,原本占据他意识的初代魔王雷格,像受到什麽打击似,竟然放开身体的主控权,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丝缇娜在他怀中死去。

为了他,丝缇娜献上自己珍贵的生命,自毁圣剑的存在…还有勇者那不可抗拒的身份,只为了帮他解脱魔王的诅咒。

而他,虽然摆脱了雷格的控制,却永远的失去最深爱的她…

他的丝缇娜……他的丝缇娜……

就在凡洛斯感伤时,被前任魔王贝塔所特意封印的记忆,犹如静止的图画般,一张张的洒落出来。

他脑海中出现了娇小可爱,宛如神秘的j灵,却非常容易感伤的女孩。

那个女孩,那位挑起他想疼爱的女孩……

在他最後身为勇者的那一日,差点被前任魔王贝塔杀死前,意外的勇敢挺身出手阻挡,给予他最珍贵反击时间的勇敢女孩。

可惜,杀死魔王,不代表勇者的责任结束。

在他成为魔王的那一刻,他得知了勇者与魔王互斗的真相,永恒的诅咒,几乎让他恨透了所有人,不论是魔族,还是人类。

但是,他的目光与那女孩接触的刹那,她的眼神,令他好心疼。

她的泪水,她的悲伤,她的无悔奉献,全都是为了他……

凡洛斯望着怀中的丝缇娜,脸上不禁失笑。

「丝缇娜……其实你就是那个女孩,那位深爱着只知道身为魔族的我,却不知我曾也是勇者的傻女孩,对吧?」

没有回应的声音,凡洛斯沉默许久道:「你会知道破除这诅咒,是因为见证了我成为魔王的过程,所以才决定怎麽做,对吧?」

依然没有回应的声音,凡洛斯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,哽咽沙哑的继续说:

「为什麽你这麽狠心丢下我一人,硬是做出这麽傻的事?你明明知道我是不可能会杀你,却宁愿牺牲自己生命来救我,你怎麽可以这麽傻这麽笨呢!」

凡洛斯几乎无声嘶吼。

「你怎麽可以就这样离开我呢!怎麽可以就这样丢下我独自活……你好狠心……好狠心啊!」

凡洛斯心碎的嘶吼,伤心的话语,让人不忍心继续听下去,只能别开脸,默默哀悼。

他不能想像,在没有她的世界独活,孤单一个人……

不、不……他不要……他不要这样!一定有办法救她……一定有!

像似察觉什麽,凡洛斯猛然抬头看着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儿子,他像理解出什麽似,朝桑瑟斯露出一丝带有歉意却又来得诡异的笑容。

「孩子,你想不想要你母亲复活?」

「爸爸?」

桑瑟斯虽然很想马上说好,但看着凡洛斯奇怪的笑容,心里浮现不对劲,却说不出哪里不对。

「你很想对吧?」凡洛斯低下头看着丝缇娜,喃喃自语:「不会有不想自己母亲复活的孩子……」

「爸爸…你怎麽了?」

桑瑟斯有些恐惧的看着凡洛斯现在的模样,简直跟他见到夜叉一模一样,难道父亲要化为夜叉了?

凡洛斯没理会桑瑟斯的迟疑,继续道:

「凡是杀死魔王的勇者,将会被初代魔王雷格强制改造成最强魔族,就算是快死的勇者……只要杀了现任魔王,将会接替下一任魔王之职位……我只有这个方法可以救你,当然你不会同意我这麽做……可是我不得不这麽做……就如同你为我这麽做一样,这是我唯一能救你的方法……」

凡洛斯的话,让一旁的人是越听越心惊,尤其是桑瑟斯与路尼奇,聪明的他们很快的联想到凡洛斯话中的涵义,但是,太迟了──

「爸爸不要!」

「陛下住手啊!」

听不见他们的喊叫,一道结界隔绝了所有吵杂的声音,也隔绝所有想企图接近的两人。

凡洛斯轻轻吻了丝缇娜的唇,温柔的看着宛如沉溺甜美梦乡,却再也不会醒来的丝缇娜。

他不知从何时将c在丝缇娜x口的剑抽出,并变出一把匕首放在丝缇娜的手中,他深深吸一口气,以坚决的眼神,看着丝缇娜手中被他强制紧握的匕首。

没有一丝迟疑,猛然一刺,刀身整个c入凡洛斯的心脏,再用力拔出,瞬间鲜血喷洒两人的衣服及地板,同时混合两人所流出的鲜血。

桑瑟斯难过的看着躺卧在血泊中的双亲,他好想解救他们,但是,能力不足的他,g本无法介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,然後祈祷……奇迹发生。

缓缓倒下的身躯,凡洛斯身上开始散发大量的黑色雾气,宛如迷失般的黑雾,盘旋在他与丝缇娜之间,似乎在做决定x的选择。

这一刻,是所有拥有魔族血统的人来说,最关键的时刻。

不管结果如何,这个雾气要是没找到身体来附体,不但他们会失去最重要的魔王,而这股没人继承的力量,将会毁灭这世上所有生命。

☆、(14鲜币)第十章终曲─死与重生(1)

第十章终曲─死与重生

深层的灵魂深处──

「凡洛斯……不要!」

丝缇娜企图挣脱凡洛斯他强而有力的双手,却怎麽样都没办法解脱,只能苦苦哀求他能够放过自己。

「别抗拒!」

凡洛斯强硬的态度,让丝缇娜拼命的摇头拒绝。

「接受我,接受这股力量,接受这个记忆!」

「我不要……这样我破坏圣剑有什麽意义!」

凡洛斯凝视着丝缇娜,看着她泪眼花花,却倔的不肯接受他的好意,他猛然将她拥入怀中,低声喃道:「难道,你丢下我一人独活,我就会好过吗?」

听到这句话,丝缇娜免不了愣住,她讶异的微张着嘴,抬头望着凡洛斯,恰巧,凡洛斯低下头,深深亲吻着她那柔软的唇。